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山西能治白癜风的药物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12:01:5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山西能治白癜风的药物,江西怎么治愈白癜风,广州白癜风,河南白癜风早期病因,烟台白癜风主要症状,北京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新丰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潜心外科 品质凌云

法制晚报讯(记者许思鉴)热播的《外科风云》又引起一阵对医疗行业的热议风云。

近日,《外科风云》制片人侯鸿亮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早年曾经做过医疗题材电视剧《到爱的距离》,再度操刀此题材作品,他表示医疗行业剧确实特别难,因为在完成影视规律的同时还需要更多的专业领域知识做支撑。

侯鸿亮表示,《外科风云》的整体创作会尽可能地保留在医疗的范畴,希望不要让大家看了以后说又是打了一个医疗剧的幌子。“我觉得它能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医疗剧,因为它写出了行业的精神、行业的坚持。”

·专业准备·

花六个月磨细节和专家手把手地学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提到行业剧,都会说它的专业性。《外科风云》在专业性上是如何把关的?拍摄过程中,有专业的医疗人员跟组吗?

侯鸿亮:医疗剧其实特别难做,在完成影视创作规律的情况下,它还要加入许多专业知识。编剧朱朱是北大医学部毕业的,有临床经验,在美国做医疗研究,所以她手头有大量案例,还做了一些深入采访,才完成了这个剧本。完成剧本以后,导演李雪还做了大量工作。一方面,他要把专业的东西影像化;另一方面,生命科学的魅力就在于没有对错,没有一个办法能把所有问题都解释清楚。

我们用了很长时间做筹备工作,前后大概花了六个月,从每一个细节入手。比如牵涉到胸外科、急诊等不同科室,包括医学流程上的内容,都会找相应的专家做指导。拍摄主要是在北大国际医院,有胸外科专家以及其他科室的医生一直跟组拍摄。尤其拍摄手术室的戏,他们会先教会副导演,副导演用很长时间把所有东西记下来学会,再教给涉及到的所有演员。这个过程确实比较有挑战性。

中间有段时间,李雪是非常崩溃的,还跟我说“以后再也不拍医疗剧了”,我说“怎么了”,他说“你知道什么叫开胸吗?知道怎么开吗?”我理解的开胸就是做肺部手术、心肺有关的外科手术都需要开胸,他告诉我,开胸其实是侧开,在肋骨的位置。包括流程上都有很多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情况出现,比如开胸之后的下一步,应该递镊子还是做什么,都不太清楚。其实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会简化很多,因为拍得越多越容易露怯。不过我依然觉得,导演和编剧尽了最大的努力。

主演都曾演过医疗剧其他演员有系统培训

法晚:职场剧拍摄难度其实是很大的,有没有出现过本来存在的专业上的瑕疵被及时纠正的情况?

侯鸿亮:这个在后期剪辑出现过。我们做剪辑的时候也请了一位医科大学的胸外科主任作指导,他看了之后提出来不对的地方都要调整,后期还补拍了一些镜头。

法晚:拍摄前,有没有对演员经过一些特殊培训?或者你有没有对他们做出特殊的要求?医生在出诊、手术的时候妆发都会有不少要求,而很多职场剧在这方面还是有疏漏的,这一点《外科风云》有没有特别的注意?

侯鸿亮:确实,这个剧的拍摄对演员提出了特别高的要求。我们选择靳东和白百何,也有他们之前分别拍过医疗剧的因素,在之前的拍摄中已经接受过一些训练。比如《到爱的距离》里面靳东就提前进行过学习,白百何在《长大》的时候也提前学习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对他们俩来说,一些普通的流程比如刷手、术前的准备,都会相对熟悉一些。其他演员在进组以后,我们也安排了一些系统的培训。

缩小和国外同类剧差距

法晚:会参考一些国外的医疗剧吗?比如剧中陆晨曦救妈妈的片段,很像《实习医生格蕾》里面Grey给她妈妈治疗的片段。

侯鸿亮:我其实看了很多,很多年来一直都在关注,包括《急诊科医生》《实习医生格蕾》《白色巨塔》,包括一位美国医生拍的一部相当专业的医疗剧,都看过。影视发达的国家都有自己成功的医疗剧,之前国内其实也有很多不错的医疗剧,但是跟国外相比还是有距离。《外科风云》想做的就是,看我们能不能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出发,去缩小这个距离。

法晚:剧情里还贯穿了悬疑的元素,是为了迎合现在的受众吗?还是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侯鸿亮:毕竟是拍电视剧嘛。我们如果是单纯做医疗纪录片,就没有意义了,还是要把人的命运和情感放进去。

在艺术化的同时要尽量贴近现实

法晚:我们看到剧中的演员普遍比较“素”,妆容都比较淡,在妆容上也有具体的要求吗?比如不允许戴假睫毛?

侯鸿亮:其实有一个折中。比如我是希望他们不要穿高跟鞋,因为服务行业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不会允许鞋跟特别高,但女孩子确实穿高跟鞋好看。某种程度上它也是一种艺术化的处理,还是可以允许的。包括妆容上也在尽可能贴近现实,确实比较“素”,应该说比较偏向我们想象中的真实吧。

法晚:刘奕君扮演的杨帆是剧中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外科风云》对医院的人际关系、人事竞争的描写也很有意思,这是如何做到的?

侯鸿亮:就是“真实”。大家对于医院的了解,可能负面信息居多。其实每个行业都有一些负面信息,比如利用职权购买设备、通过卖药给医院增加福利和收入。杨帆的行为,大家其实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真实性。包括老院长对靳东(庄恕)家庭造成的伤害,因为自己在医院对职业的一些欲求而伤害了这一家人,都是真实的人的存在。大家看到这个人是有负面形象的,不是所谓“反派”,是大家生活中会见到的有血有肉、有负面行为的人。

法晚:剧中靳东的角色要复仇还要恋爱,还有白百何救母亲的情节。这些会不会过于戏剧化?

侯鸿亮:一方面,我们希望能保证戏剧冲突够激烈,另一方面也要保证观众看完之后能够接受。只要能接受能认同,情节就是合理的。其实生活中的巧合远比影视剧中多,这些情节在生活中都是有案例的。我们的编剧创作力很强,她有自己的方式,用逻辑相对合理的形式把这些内容整合起来。不然的话,只拍大家每天上班下班,也无法形成一部成熟的影视剧。

·演员表现·

靳东为戏留够时间认同白百何的表演

法晚:跟靳东合作了这么多年,你觉得他有什么成长和变化?如何评价他在这部戏里的表现?

侯鸿亮:其实这两个演员我都挺喜欢的。这部戏最早定下来是5月1日开机,已经按这个时间跟白百何签了约。但李雪说在捋剧本的过程中发现医疗题材需要做的准备工作远超出他的想象,比如编剧写到“患者面色青紫”,他就得要求编剧用色卡标出来是哪种青哪种紫,需要充分的时间,要把开机日期推到6月1日。

但白百何之后要跟儿子出国,航班都定好了,我觉得都签了,怎么可能推迟。李雪说他必须要这个时间,实在不行就换演员。我就试着跟百何商量调时间的事情,她问我,“导演要做什么?”我说导演只是单纯需要时间来做案头工作。她考虑了一天说,“如果导演是因为这个的话,那我把我的时间改一下。”最后我们这部戏是6月13日开机,相当于白百何多给了我们一个半月。

靳东当时是把6、7、8、9四个月都给了剧组。按日程其实他9月10号左右就没什么事情了,但他专门跟经纪人说“十一之前都不要给我安排事情”。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自己的事,他说,“李雪拍那么认真,我怕他拍不完,时间我给他留着,不然到时候协调起来比较麻烦。”

所以我觉得这两个演员,他们对待戏的态度是一样的。尤其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大家对演员职业素养讨论的也比较多,他们两个是很在意戏的演员。

法晚:不过最近有些关于演员的负面新闻。

侯鸿亮:对于白百何这个事情我也不想回避。我们认同她的表演,但对于她的家庭情况,真的没有深入了解过,包括现在的具体情况,都不了解。单纯从演员合作上看到的,是认同的。

法晚:庄恕和陆晨曦的感情线,有特意设置一些小粉红的桥段吗?

侯鸿亮:没有,其实更多还是处在一个工作环境下。他们两个人在身世上是有关联的,跟28年前的事故有关。

文/记者许思鉴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家